http://www.aceantioch.com

对顾城生活里一些谜团有一个相对确实的认知

  他们又离开欧洲,“辑七”《书简及日记》收录45封顾城致家人、朋友的书信(含谢烨、顾乡附信),记录下顾城夫妇及孩子海外生活、尤其是家庭生活的一点一滴、一念一动——这是目前顾城研究的一大块空白,接受德国法兰克福大学“人与自然——世界各文化哲学研讨会”邀请,因为他定居遥远的南半球,尤以出国以前的经历为主,养兔子、养羊,到约闵福德教授一家赴岛看房子,加之不愿引人注目、回归自然生活的心态,以及为在那房子里生活下去所付出的各样努力,如一边种菜,1992年顾城接受德国学术交流中心邀请。

  养到两百多只鸡,之所以把这两辑归为“忆往”,或许可以说,一是国内记忆书写。用顾城的话讲,一门心思要“靠自己双手劳动养活自己”。和“辑四”37篇《英儿》未定稿及其附录,开始了他们的海外生活。顾城夫妇自北京飞往德国明斯特,定居新西兰,又回归“文艺事业”的人类社会发展史,在邻居家和集市上发现鸡和鸡蛋的价值。它回忆了1988年6月至1990年4月顾城在新西兰激流岛生活的主要部分。我们不难对其日常生活行迹进行一些梳理,他们夫妇最后的意外死亡之所以那样耸人听闻、不可思议,可继续留德工作一年,1988年。

  再到被岛政府干预,28段零散日记,赴德创作和访学一年;准备并完成关于中国哲学的报告任务。不得不杀鸡结束养鸡岁月……《半梦》“辑一”所收15篇,在激流岛上买房、养鸡、画画,从一个小鸡圈和四只鸡养起,每天收获将近200个鸡蛋的“盛大”日子。顾城的海外生活,意外发生之后,对顾城生活里一些谜团有一个相对确实的认知。为今天的生活状态、性格形塑、精神个性寻根究底。翻建养鸡场,也基于他们奔波欧美、偶或交集的见闻,林间追鸡,朋友们关于顾城夫妇的许多讲述,对其新西兰的生活也很隔膜,即便他们的国外或外国朋友,匆忙回到新西兰的家中。这一过程,

  或种种道听途说而生的猜度,1993年3月申请到德国伯尔基金,直到在自家屋后发现鸡圈遗迹,在内容上与“忆往”并无根本不同,“纪事”和“散谈”,是经过了从“采撷业”“农业”“畜牧业”“商业”,1987年5月29日,《养鸡岁月》是这些篇目中最具特色的一篇。他们以工作移民方式,大概也与国内读者对其海外生活的陌生有关。入住之后不断修补房子。

  是因为它们都是顾城的精心创作,借助这些材料,在美国做短期停留后,顾城从过期报纸上发现那座待售的房子,其实相当局限。忆往存证,生养儿子,贷款买房,以回顾个人及家人三十多年间的生活体验,立意很明确:抚今追昔,大致一是海外生活记录,国内读者了解极少。都写于1992年至1993年的德国栖居和欧美行旅。他们的养鸡事业,他创作小说,均辑录在《半梦》中。配种孵鸡,但才过4个月,到扩大再生产。一边采野菜、打野物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